母乳分析仪——用心去关注宝宝

POST TIME: 2016-06-27 17:08

标签:德国,Eunke,母乳分析仪,母乳检测仪
    我的第一个宝宝出生后被护士喂了糖水,她睡了很久才起来吃奶。这期间我一直没有抱她,因为我生产很辛苦,也很疲惫。喂的时候可能是姿势不对,一直非常疼。最初的一个月我一直忍受疼痛喂奶给她,但是也添加了配方奶。宝宝主要由我的妈妈照看,我在自己的房间休息。我当时感觉把她交给我妈妈是最正确的选择,因为我妈妈细致勤快,善解人意,她一定照料的比我好的多,而我完全可以安心的去上班,不用担心宝宝。虽然我每天中午回家陪伴宝宝,晚上也和她在一起睡觉,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感觉我错过了她成长的很多细节,我和孩子没有我期望的那么亲密。她在难过、不舒服的时候更希望和我妈妈在一起,这让我感到伤心。当我休假,有一周的时间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,我感觉她很需要我,所以,当我怀第二个宝宝的时候,我辞去工作回到家里做全职妈妈,全心全意的陪伴第一个孩子,并且决定自己来照看第二个孩子。
     我的第二个宝宝是在水中分娩的,当她娩出而胎盘尚未娩出时, 她就爬在我的身体上了,我亲眼看到了她本能地来寻找我的乳房。最初的时候宝宝一直在我身边,不曾离开,而我也不断地抱她在胸前哺喂;到了第二天晚上,我听到她吞咽的声音。因为生产很顺利,我有很好的体力和精力照顾宝宝,我亲自带她洗澡、换尿片,我与宝宝建立了很深的连接;我享受和她在一起,这是我以前没有体会到的感觉。我时刻和她在一起,母乳哺喂,生活上也是全心照料,她不吃奶的时候也喜欢让我抱着。当她用小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的时候,我感到她全然的依赖和信任,这让我觉得很幸福。
     我个人的经验告诉我,生产过程很大程度的影响哺乳过程。当我用温柔的方式生下第二个孩子,我才知道我之前的生产经历虽然叫做“顺产”,却是很暴力很被打扰的生产。催产素和硬膜外麻醉干扰了正常的激素分泌,整个生产过程充满了紧张和恐惧,没有爱的感受,毫无选择必须接受侧切术让敏感的我特别难以接受;当宝宝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和疫苗注射后洗干净抱给我,我也没有感觉那是我的孩子。生产后我身心疲惫,在抑郁的情绪中很久都走不出来,多亏先生和家人的包容和安抚,喂奶之后让我多少有了些连接感。第二个宝宝出生的过程则充满爱与尊重,我在自己选择的医院以自己选择的方式来生孩子,周围的人都配合我的需求,这种感觉太好了,充满力量与尊严。我意识清晰,非常了解自己产程的进展,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我充满了喜悦,我抱着她、闻她,我有强烈的愿望要给她喂奶。产后我没有产伤,行动自如,可以亲自照料孩子,在哺乳建立的适应阶段也有良好的体力和精力来应对,这些都让我的哺乳之路更容易。在我刚生完第二个宝宝时,爸爸负责夜间的照顾,他会晚上起来帮我倒水,给我拿靠垫,在宝宝吃完奶还不想睡觉时他会抱着宝宝。哺乳期间爸爸专门找来一把很适合喂奶的椅子给我,他尊重并支持我的想法。在育儿中有疑惑的时候,他和我讨论商量而非直接干预。当他不工作的时候,他愿意一直抱着孩子,甚至让孩子躺在他的肚子上睡觉。在孩子不需要吃奶或妈妈陪伴的时候,爸爸就是孩子最好的玩伴,而妈妈就好像一棵大树,供给孩子的是果实和阴凉;当孩子走出树荫去探索世界时,爸爸就是最好的引路人。打开妈妈的门,孩子可以回家,打开爸爸的门,孩子可以通往世界。
 
 

上一篇:什么是最好的养生之道?

下一篇:怎样才能够回奶?

康奈尔*德国Eunke,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Eunke网络 友情链接: 新生儿听力筛查仪

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106号


鲁ICP备15007261号-1